欢迎来到四川省监狱管理局网站! 网站当前访问量: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你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改造
远方的呼唤
四川省监狱管理局 www.scjyglj.gov.cn 2018年12月27日 来源: 广元监狱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远方的呼唤

——广元监狱走访部分南充籍服刑人员亲属

 

?布朗曾经说过“人们听到的最美的声音来自母亲,来自家乡……”那是爱的呼唤,是永恒的歌声,是思念的倾诉……无数的父亲、母亲、妻儿、爷爷、奶奶、兄弟姐妹,用她们各自或大或小的力量,为了远方服刑的亲人,苦苦撑起一片生存的天空。

亲情,是一种不图回报与生俱来的情感。守望、牵挂、担忧、哭泣凝结成人间最无私、最真诚、最执着的爱,等待着一颗浪子回头的心和走近身边的脚步……

—题记

为深入贯彻落实“以政治改造为统领,统筹推进监管改造、教育改造、文化改造、劳动改造”五大改造新格局,坚持以人为本,立足于教育改造,践行改造宗旨,12月10日,广元监狱组织开展 南充籍服刑人员亲属走访活动。

尽管每个家庭的经历不同,却演绎着相同的情感故事。

祖父母的眼泪

唐某,男, 21岁,南充市高坪区人,因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6个月,余刑9年8个月。

12月11日下午4时,我们行车40多公里山路,经多方打听,才在高坪区某镇街上见到服刑人员唐某的爷爷唐老人。远远地,我判断离我大约300米的地方,那位白发苍苍,身体略显佝偻,70多岁,边接电话边四处张望的老人,就是我们要找的爷爷。

爷爷家不在镇上,离镇还有几公里,此时正在接上小学的孙女。因我们的谈话不便让孙女知道,于是老人将孙女寄放到熟人家,跟我们来到镇政府见面。

 

知道我们的来意,老人非常激动,老人已经有6年没见过孙子了,当视频上听见孙子叫“爷爷”时,老人的眼泪象掉了线的珠子,一个劲地往下流。“孙子命苦呀,一岁多,父母就离了婚,是我一个孤老头子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拉扯大。我又没什么能力,挣不到钱,所以,孙子没读多少书,十多岁就外出谋生了……”一边看视频,一边诉说爷孙俩过去的故事,老人愧疚难当。老人指着自己略显弯曲的背告诉我们,小时候,孙子就在自己的背上长大,孙子身体不好,常常闹病,是他风里来雨里去背着四处求医。家里没钱,就将粮食或者省下来给孙子平时补身体的鸡蛋拿到场上去卖了交药费。一次深夜,天下着雨,孙子发烧,他背着孙子抹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好几里山路,当敲开医生家的门时,他一头栽了下去,摔伤了腰杆,磕断了两颗门牙。

视频反复播放了好几遍,天色将晚,老人还依依不舍。临走,他告诉我们,能在有生之年见到孙子回来是他最大的心愿,愿孙子好好改造,早日出狱。

张某,男, 21岁,南充市高坪区人,因犯罪判处 13年,余刑10年7个月。

12月12日上午10时,我们行车30多公里来到高坪区某乡,在乡镇干部的带领下我们驱车前往服刑人员张某的老家。当日气温较低,弯弯的山道上弥漫着冬日的雾霭,寒冷的空气让人略觉发抖。由于能见度不好,又是乡村单行道,一路上,我们鸣着车笛缓慢行驶,约莫半个小时,到达张某的老家。

一排农家小院座落在水库岸边,风景秀丽,畜圈里养了不少家禽,客人的到来也令它们欢天喜地。

5年多没见到孙子了,视频中,张某的一声“奶奶”令年近古稀的老人泣不成声。几岁时父母离异,是奶奶一手拉扯大的。奶奶说,小时候的张某是个乖孩子,由于家贫没读到几年书就外出打工,入狱前,还时常寄给钱物孝敬她。“张某出生几个月,母亲就离他而去,是我又当婆婆又当妈把他带大,怪我没教育好,才让他小小年纪犯下罪孽,对不起孙子呀……”,奶奶自责不已。

我们一边座谈,一边反复播放视频。奶奶非常感激我们的到来,5年多没见着孙子,视频相见也算了却了一桩心愿,她希望孙子看到自己的视频也能有所醒悟,在监狱好好改造,早日回家。

 

孤独的父亲

田某,男, 41岁,南充市顺庆区人,因犯罪原判4年6个月,余刑3年。

田某父亲的家,是我们这次走访中最贫困的家庭了,田某与父亲多年失联,田某最担心的是父亲的身体和生活,当然,这也是我们最关注和担忧的一件事。

12月13日上午,我们到达田某的老家。

田某父亲74岁,独居,高度耳聋,一切交流都由村党支部书代言。支书记告诉我们,三间水泥房是政府前年出钱翻盖的,以前的房子要多烂有多烂,偏偏倒倒,不能避风遮雨,怕他年纪大了行走不方便,政府专门为老人把门前道路做了硬化,低保、残疾金、困难补助,杂七杂八加在一起,老人一月有300多元的生活费,凡是能帮扶的,政府都想到了。这样的介绍自然令我们感到欣慰。支书说,老人虽然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坐牢,小儿子远在他乡不管不问,老伴去世的早,现在无依无靠成了个孤家寡人,你看这个家象个什么样子嘛。的确,三间房屋里,农具、粮食、打米机器,堆的乱七八糟,床上铺的非常简单,一床棉被成了酱灰色,锅里剩下的面条都已凝结,菜品自然谈不上,一盏5瓦的节能灯算是家里唯一的家用电器了。还好,猪圈里养的两头能杀个600多斤肉的肥猪算是老人唯一值钱的货了。据支书介绍,老人是个勤快人,种了两亩多地,毕竟年龄大,体力差弄不了,今年,下秧田,还是支书出钱请人帮忙打理的。

尽管老人听不见视频里儿子的声音,但还是显得十分激动,对着摄像机,老人哭着道:“儿呀,父亲老了,不图你养老送终,只希望你好好改造,早点出来做一个勤快有用的人,多做好事,不再犯错,报答政府,报答帮助过我们的乡亲!”

老人的话非常质朴,望着老人目送我们的身影和期盼的目光,我们感到自己肩上扛着教育改造服刑人员的担子越发沉重,当然,更希望服刑囚子听到老人的呼唤,同我们一样,感受到人间这份最无私、最真诚、最执着的爱。

“狠”心的妈

任某,男, 31岁,南充市高坪区人,因犯罪原判11年,余刑9年。

去之前,我采访了任某,他的希望能寻找失散多年,也是世上唯一的亲人——母亲。

寻找任某的母亲颇费了一番周折,我们只知道其母的姓名和原先的住址。12月14日一早,我们驱车约20多公里到达高坪区某镇,在司法所长带领下,来到镇派出所准备“以户寻人”,结果,片区停电,打不开电脑,我们又折回高坪区公安分局,在分局,我们查找到了其母现在的住址和电话号码。可接下来的事情并非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我们打去的是空号,沮丧之余,我们只好按照公安分局提供的模糊住址大海里捞针。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多方寻找,下午3时,终于在另一个社区,打听到了其母与继父的下落。

打通母亲的电话,一听“任某”三个字,电话那头便气急败坏地说:“他不是我儿子,我没有那样的儿子,你们找错人了”就挂了电话。后来,我们又打其继父的电话,先是仅打不接,实在不耐烦了,才与我们通话。继父说,他们与任某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母亲绝不会认这样一个儿子的,各自安好吧。

母亲的态度和继父的语气,令我们深感意外和措手不及。

社区干部告诉我们,两口子是二婚,户口在本社区,无居所,以打鱼为生,吃住在船上,夫妻感情……听得出,社区干部欲言又止的话,似乎另有隐情。

亲属走访的目的,就是搭建亲情教育互动平台,发挥亲情帮教作用,稳定服刑人员情绪,增强改造信心。

放弃还是继续?正当我们犹豫之际,继父打来了电话,愿意与我们相见。我们按照继父提供的方位,驱车来到他指定的某小区门卫室。

下午5时,在小区门卫室,我们与任母和继父进行座谈。

“好吃懒做,怕苦怕累,谎话连篇,赌钱打牌……”一提到任某,母亲恨的咬牙切齿,历数儿子一万个不是。一旁的继父也不断地插言,但继父的话似乎有回旋的余地。继父说,任某原先是个乖孩子,就是外出打了几年工混的不如意,才成了现在这样子。“早年,我也有心收他为继子,毕竟,他亲父去世的早,只有妈妈是唯一的亲人,我又膝下无子,他若愿意跟我们,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恨归恨,骂归骂。当视频中出现儿子的身影,一声“亲爱的妈妈”,让母亲的情感闸阀彻底崩溃。

“儿呀,不是母亲不认你,是你自己抛弃了这份亲情,你三番五次背弃诺言,哄骗母亲,不务正业,不解母亲之苦,反复伤害我的心……我不得要你……永远不得要你呀!”看似恨之入骨,母亲却哭成了泪人。

毕竟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打断骨头还连着筋。临毕,母亲反复叮咛儿子一定要好好改造,重做新人,早日回家。

或许被我们的诚意和执着所打动,又或许泯灭的亲情,在这场走访中重新复苏,任某的继父当即将两人电话告诉我们,并表示,近期将携妻子一道来狱探望儿子。

 

小洋楼的召唤

王某,男, 42岁,南充市嘉陵区人,因犯罪原判8年3个月,余刑1年。

王某的家是我们走访的最后一站。12月15日下午2时,我们驱车来到嘉陵区某村,在村支书和村主任带领下,寻找王某的母亲。

远远地,支书指着一幢小洋楼告诉我们,那就是王某母亲的家。

“有钱呀,条件不错呀!”我们仨民警不约而同地发出相同的感叹。

“是呀,享改革开放的福,政府每平方米补贴了几百元帮助农民修房子哩!”支书接着介绍,“王某从小生活不在这里,但户口一直在母亲名下。前些年,我们镇按照‘生产发展、生活富裕、乡风礼貌,村容整洁、管理民主’要求,大力推进“五新一好”新农村建设,王某户口在此,自然作在册人口规划在内。他母亲年龄大了,家里缺乏劳力,政府又出钱又派工帮助她把房子建起来的。”

二层小洋楼座落在公路一侧,层次分明,外墙采用米色石漆面装饰,中西合壁式结构显得典雅优美,交错式楼顶既能晾晒粮食,又能观光望景,美观实用;宽敞的院坝,在房前屋后果树的映衬下,风景别致,乡土气息十分浓郁。

正当我们陶醉于田园美景之际,王某的母亲扛着锄头从庄稼地里回来了。老人看上去六十有余,精神矍铄,快言快语,放下锄头,问明来意,便笑呵呵地就领着我们楼上楼下看了个遍,嘴里还不停地叨叨:“党的政策好呀,没有政府的帮助,我一个老太婆,无能无力,哪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过上如今的好日子!这龟儿子(责备儿子),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偏要去做那伤天害理的事……龟儿子……不听话的龟儿子呀!”

 

她是我们这次走访唯一没有流泪的母亲,听说儿子在监狱里改造还算过得去,老人心里显得有些不踏实。

“给我狠狠地教育,往死里教育,不然,他不晓得锅儿是铁做的。”老人有些恨铁不成钢。

当日下午,阳光明媚,我们坐在院坝,一边播放视频一边聊天,临别,老人面向摄像机镜头,指着身后的小洋楼对儿子说:“儿呀,你不在家,家里大小事情全靠政府帮助,你看看这房子,再摸摸自己的良心,对得起党和政府吗?你一定要下狠劲改造呀,早点出来,妈妈等你回来!”

离开王某家,从车子的后视镜里,老人一直站在小洋楼前向我们招手告别……

作者心语:走访,既是深入贯彻落实“以政治改造为统领,统筹推进监管改造、教育改造、文化改造、劳动改造”五大改造新格局,坚持以人为本,践行改造宗旨的重要举措,也是维护服刑人员合法权益,让人民群众感受公平正义的有效方法。走访,虽然仅是“监狱·社会大教育格局”的一个缩影,但,通过近距离了解服刑人员家庭情况及服刑人员的成长经历,有利于增强教育改造的科学性和针对性。走访,充分发挥了亲情教育作用,让服刑人员在亲情的感召下增强了改造信心,转化了思想,提高了教育改造质量。走访,将教育工作做进了服刑人员家庭,做进了服刑人员心里,在服刑人员与亲人之间搭起了一座温情的帮教桥梁,焊接了亲情,消除了服刑人员的思想顾虑,激发了服刑人员的改造积极性,达到了“走访一个,教育一片,感化一批”的效果。这,既对监狱安全稳定起到了促进作用,又宣传了监狱公正文明执法的良好形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
相关附件>>
版权所有:四川省监狱管理局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滨江中路1号 邮编:610016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1015890号 网站维护:四川省监狱管理局信息中心
建议使用IE6.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最佳分辨率1024*768浏览